蚂蚁彩票 > 学术资讯 > 爱德华的奇妙旅行,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原标题:爱德华的奇妙旅行,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浏览次数:104 时间:2019-10-10

  “人们管它‘玛丽女王’号,”阿比林的父亲说,“你和你的母亲还有我将乘坐它一起到伦敦去。”

  从前,在埃及街旁的一所房子里,居住着一只几乎完全用瓷材料制成的瓷兔子。他长着瓷的胳膊、瓷的腿、瓷的爪子和瓷的头、瓷的躯干和瓷的鼻子。他的胳膊和腿被金属线连接起来,这样他的瓷胳膊肘儿和瓷膝盖便可以弯曲,使他可以活动自如。

第三章

  “那佩勒格里娜呢?”阿比林说。

  他的耳朵是用真的兔毛做的,在那皮毛的下面,是很结实的可以弯曲的金属线,它可以使那双耳朵摆出反映那小兔子的情绪的姿势——轻松愉快的、疲倦的和慵懒无聊的。他的尾巴也是用真的兔毛做的,毛茸茸的、软软的,做得很得体。

“她是玛丽皇后号,”阿比林的爸爸说,“你,你妈妈和我将乘坐她一路航行到伦敦。”

  “我不去了,”佩勒格里娜说,“我要留下来。”

  那小兔子的名字叫爱德华·图雷恩。他个子很高。从他的耳朵顶端到脚尖差不多有三英尺。他的眼睛被涂成蓝色,显得敏锐而机智。

“那佩雷格里纳呢?”阿比林问。

  爱德华当然并没有在听。他觉得餐桌旁的谈话极其乏味;事实上,他已下决心不去听,如果他有办法的话。可是阿比林却做了件特别的事,一件迫使他不得不注意的事。当关于轮船的谈话还在继续时,阿比林伸手把爱德华从他的椅子上拿起来,让他站在她的膝盖上。

  总之,爱德华·图雷恩是个自命不凡的小家伙。只有他的胡子使他颇为费解。那胡子又长又优雅,正如它们理所当然的那样,可是它们的材料来源却也说不清楚。爱德华非常强烈地感到它们不是兔子的胡须。那胡须最初是属于谁的——是哪个令人讨厌的动物的——对这个问题爱德华无心考虑得太仔细。他也的确没有这样做。他通常不喜欢想那些令人不快的事。

“我不去,”佩雷格里纳祖母说,“我就待在家里。”

  “那爱德华怎么办呢?”她说道,她的声音很高却犹疑不决。

  爱德华的女主人是个十岁大的黑头发的女孩,叫阿比林·图雷恩。她对爱德华的评价很高,几乎就像爱德华对他自己的评价一样高。每天早晨阿比林为了上学而穿衣打扮时,她也会给爱德华穿衣打扮一番。

爱德华当然没在听他们谈话了。他觉得自己难以忍受这种餐桌边上的无聊透顶的谈话。如果可以的话,他完全不想听。但是阿比林不寻常的举止强迫他必须注意他们的谈话。当他们继续谈论船的时候,阿比林走到他身边,抱起他,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

  “他怎么办,亲爱的?”她的母亲说道。

  那小瓷兔子拥有一个特大的衣柜,里面装着一套套手工制作的丝绸衣服;用最精美的皮子按照他那兔子的脚特别设计和定做的鞋子;一排排的帽子,帽子上面还留有小孔,以便适于戴在他那对又大又富于表情的耳朵上。每条裁制考究的裤子上面都有一个小口袋,用来装爱德华的金怀表。阿比林每天早晨都帮他给那怀表上弦。

“那爱德华呢?”她问,声音因为不确定而抬高了。

  “爱德华和我们一起乘坐玛丽女王号走吗?”

  “好啦,爱德华,”她给那表上好弦后对他说,“当那个粗指针指到十二点而细指针指到三点时,我就回家来和你在一起了。”

亲爱的,他怎么了?”她妈妈说。

  “啊,当然啦,如果你希望的话,虽然对于像瓷兔子这样的玩具来说你的年纪已经显得有点大了。”

  她把爱德华放到餐室的一把椅子上,调整好那椅子的位置,以便爱德华正好可以向窗外张望并可以看到那通向图雷恩家前门的小路。阿比林把那表在他的左腿上放好。她吻了吻他的耳朵尖,然后就离开了;而爱德华则整天盯着窗外的埃及街,听着他的表嘀哒作响,默默地等待着。

“爱德华会和我们一起乘坐玛丽皇后号航行吗?”

  “没有的事儿!”阿比林的父亲快活地说,“如果爱德华不在谁来保护阿比林呢?”

  在一年的所有季节中,那小兔子偏爱冬季。因为在冬季里,太阳早早就落下去了,餐室的窗子都会变暗,爱德华就可以从那玻璃里看到自己的影像。那是怎样一种影像啊!他的投影是多么的优雅!爱德华对自己的风度翩翩惊讶不已。

“这个,当然,只有你乐意,不过以你现在的年龄还带着个瓷兔子玩具已经不太适合了。”

  从阿比林的膝盖的有利位置,爱德华可以看到整个桌面都展现在他的面前,当他坐在他自己的椅子上时他是看不到的。他看着一排闪闪发光的银器和杯盘。他看到阿比林父母快活而傲慢的样子。后来他的目光和佩勒格里娜的相遇了。

  傍晚时,爱德华和图雷恩家的其他成员一起坐在餐室的桌子旁——阿比林、她的父母,还有阿比林祖母,她叫佩勒格里娜。的确,爱德华的耳朵几乎够不着桌面,而且的确,在全部吃饭的时间里,他都一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面,而看到的只是桌布明亮而耀眼的白色。不过他就那样待在那里—— 一只小兔子坐在桌子旁边。

“没关系,”阿比林的爸爸快活地说,“如果爱德华不在,那谁保护阿比林呢?”

  她正注视着他,就好像一只懒散地盘旋在空中的老鹰盯着地上的一只老鼠那样。或许爱德但耳朵和尾巴上的兔毛、他的鼻子部位的胡须有某种被猎取的模糊的记忆,他浑身一阵战栗。

  阿比林的父母觉得有趣的是,阿比林认为爱德华是只真兔子,而且她有时会因为怕爱德华没有听见而要求把一句话或一个故事重讲一遍。

从阿比林的腿这个好位置看过去,爱德华看到这个整张桌子在他面前铺展开来,这是坐在他自己的椅子上看不到的。他看到了整齐排列的闪着光的银餐具,玻璃杯和盘子。他也看到了阿比林的父母那滑稽的,居高临下的面孔。然后他的眼神与佩雷格里纳相遇了。

  “是的,”佩勒格里娜说道,目光并没有从爱德华身上移开,“如果那小兔子不在的话谁来照看阿比林呢?”

  “爸爸,”阿比林会说,“我恐怕爱德华一点也没有听见呢。”

她正看着爱德华,那眼神就像一只慵懒的盘旋在空中的鹰正盯着地上的老鼠一样。也许爱德华耳朵和尾巴上的兔子毛,还有他的胡须还带着一些微弱的被捕获的记忆,一阵颤栗传遍他的全身。

  那天晚上,当阿比林也像平常一样问有没有什么故事可讲时,佩勒格里娜说,“今晚,小姐,有一个故事。”

  于是阿比林的父亲会把身子转向爱德华,对着他的耳朵慢慢地说,为了那小瓷兔子而把刚刚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爱德华出于对阿比林的礼貌只是假装在聆听着,实际上他对人们所说的话并不十分感兴趣。他对阿比林的父母和他们对他傲慢的态度也并不理会。事实上,所有的成年人都对他很傲慢。

“是啊,”佩雷格里纳眼睛继续盯着爱德华说到,“爱德华不去的话,谁来照看阿比林呢?”

  阿比林从床上坐起来。“我想爱德华应该和我一起坐在这里,”她说道,“这样他也可以听见那故事了。”

  只有阿比林的祖母像阿比林一样对他讲话,以彼此平等的口吻对他讲话。佩勒格里娜已经非常老了。她长着一个又大又尖的鼻子,一双黑亮的眼睛像深色的星星一样闪着光。正是佩勒格里娜负责照料爱德华的生活。正是她让人定做了他,她让人定制了他的一套套的丝绸衣服和他的怀表,他的漂亮帽子和他的可以弯曲的耳朵,他的精致的皮鞋和他的有关节的胳膊和腿,所有这些都是出自她的祖国——法国的一位能工巧匠之手。正是佩勒格里娜在阿比林七岁生日时把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

那天晚上,当阿比林像以往每晚那样请求讲一个故事时,佩雷格里纳说:“今晚会有一个故事。”

  “我想这样最好了。”佩勒格里娜说,“是的,我也认为那小兔子一定喜欢听故事。”

  而且正是佩勒格里娜每天晚上都来安顿阿比林上床睡觉,也安顿爱德华上床睡觉。

阿比林在床上坐起来。“我想爱德华需要坐在我身边,”她说,“这样他就能听到故事了。”

  阿比林把爱德华拿起来,让他挨着她坐在床上并为他盖好;然后她对佩勒格里娜说:“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了。”

  “给我们讲个故事好吗,佩勒格里娜?”阿比林每天都要她的祖母讲故事。

“这样做好不过了,”佩雷格里纳说,“我也觉得这兔子必须听听这个故事。”

  “好啦,”佩勒格里娜说。她咳嗽了一声,“好啦。故事从一位公主开始讲起。”

  “今晚不讲了,小姐。”佩勒格里娜说。

阿比林抱起爱德华,把他放到床上自己身边,帮他盖好被子,然后对祖母说:“我们准备好听故事了。”

  “是一位美丽的公主吗?”阿比林问道。

  “那什么时候讲呢?”阿比林问道,“哪天晚上?”

她清清嗓子开始说:“故事从一位公主讲起。”

  “一位非常美丽的公主。”

  “很快,”佩勒格里娜说,“很快就会有一个故事了。”

“一位美丽的公主吗?”阿比林问。

  “有多美丽呢?”

  然后她关掉灯,于是爱德华和阿比林躺在卧室的黑暗之中。

“一位非常美丽的公主。”

  “你得听我慢慢讲呀,”佩勒格里娜说道,“一切都在故事里呢。”

  “我爱你,爱德华。”每天晚上佩勒格里娜走后阿比林都会说。她说过这些话之后就等待着,就好像期待着爱德华也对她说些什么。

“多美?”

  爱德华什么也没有说。当然他什么也没有说是因为他不会说话。他躺在他的紧挨着阿比林的大床的小床上。他抬眼凝视着天花板并倾听着她呼吸的声音,他知道她很快就要睡着了。因为爱德华的眼睛是画上去的,所以他无法闭上它们,他总是醒着的。

“你就听着吧,”佩雷格里纳说,“答案都在故事里呢。”

  有时,如果阿比林把他侧身而不是仰面放在他的床上,他就可以从窗帘的缝隙中向外望见黑暗的夜空。在晴朗的夜晚,星光灿烂,它们像那从针孔里照射进来的光线让爱德华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安慰。他常常整夜凝视着星星,直到黑暗最终让位给黎明。 

第四章

“从前,有一位非常美丽的公主。她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闪亮的星星。但是她的美丽让她变得与众不同了吗?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为什么呢?”

“因为,”佩雷格里纳说,“她是一个不爱任何人也不关心与爱有关的任何事的公主,虽然很多人爱着她。”

讲到这里,佩雷格里纳停下来看着爱德华。她直看进他眼睛深处,又一次,爱德华感觉一阵颤栗传遍全身。

“然后,”佩雷格里纳始终盯着爱德华说到。

“然后公主怎么了?”阿比林问。

“然后,”祖母说,把眼睛转回来对着阿比林,“国王,公主的爸爸,说公主必须结婚。很快,一位来自邻国的王子看到公主并立刻爱上了她。他给了她一枚纯金的戒指。他把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他说了这几个字:'我爱你'。但你知道公主做了什么吗?”

阿比林摇摇头。

“她把戒指吞进肚里了。她从手指上拔下戒指然后吞下去。她说:'这就是我所认为的爱'。然后她跑开了,离开了城堡,跑进了深林里。然后。”

“然后怎么了?”阿比林问,“之后发生了什么?”

“然后,公主在深林里迷路了。她在林子里游荡了好多天。最后,她走到一个小棚屋门前,她敲门,说:'让我进来,我迷路了'。

没人回答。

“她又敲门,:说:'让我进来,我饿了'。

“一个可怕的声音回答到:'如果你非进来不可那就进来吧'。

“美丽的公主进了屋,她看到一个女巫正坐在桌边数金币。

'三千六百二十二。'女巫数到。

'我迷路了',美丽的公主说。

'那又怎样?'女王回答,'三千六百二十三'。

'我饿了',公主又说。

'不关我事',女巫说,'三千六百二十四'。'但我是一个美丽的公主',公主说到。

'三千六百二十五',女巫以此回答。

'我爸爸',公主说,'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国王。你必须帮助我,否则后果自负'。

'后果?'女巫说。她眼睛离开金币,抬起头,盯着公主说:'你竟敢跟我说后果自负?很好,那么我们就来说说后果:告诉我们你爱的人的名字'。

'爱!'公主说。她跺起脚来。'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总喜欢说爱呢?'

'你爱谁?'女巫说,'你必须告诉我名字。'

'我谁也不爱',公主自豪地说。

'你真令我失望',女巫说。她抬起手说了一个字:'法热飞格瑞'。

然后美丽的公主就被变成了一头疣猪。

'你对我做了什么?'公主尖声惊叫。

。现在你还会跟我说后果自负吗?'女巫说,然后就回去继续数金币去了。'三千六百二十六',女巫数金币的时候那头疣猪公主从小棚屋跑到树林里去了。

国王的人也在树林里。他们在找什么呢?一个美丽的公主。所以当他们遇上一头丑陋的疣猪时,他们立刻哣一声射杀了它。

“不!”阿比林说。

“就是这样的,”佩雷格里纳说,“那些人带着这头疣猪回到城堡,然后厨子把它开膛破肚,在它肚子里发现了一枚纯金的戒指。那晚城堡里有许多饥饿的人正等着吃饭,所以厨子把戒指戴在自己手上然后把疣猪处理完。那枚被美丽的公主吞下去的戒指戴在厨子手上发着光。故事结束。”

“结束了?”阿比林愤怒地说。

“是的,”祖母说,”结束了。”

“但是不可以这样就结束啊!”

“为什么不可以呢?”

“因为它结束得太快了。因为没有人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这是怎么回事?”

“啊,原来如此。”佩雷格里纳点点头。她沉默了一会儿。“但是你告诉我:一个没有爱的故事怎么可能以幸福快乐结尾呢??不过,好吧。时候不早了,你们必须睡觉了。”

佩雷格里纳把爱德华从阿比林身边抱开,把他放到床上,帮他把被子拉到他的胡须那里。她附身靠近他,对他耳语道:“你真让我失望。”

老太太离开后,爱德华躺在他的小床上,盯着天花板。这个故事没什么意思。不过其他很多故事也一样。他想着公主以及她如何被变成了一头疣猪。多恶心!多荒唐!多么可怕的命运!

“爱德华,”阿比林说,“我爱你。我才不管我多大了,我会一直爱你的。”

知道了,知道了,爱德华想。

他继续盯着天花板。他为一些他无法言说的东西而内心烦乱。他希望佩雷格里纳是把他放成侧躺的姿势,这样他就可以看到星星了。

他想到了佩雷格里纳对美丽的公主的描述。她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因为某种原因,爱德华觉得这些话让自己很舒服,他就对自己重复着这些话------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闪亮的星星------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第一缕晨光透进来。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本文由蚂蚁彩票发布于学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德华的奇妙旅行,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关键词:

上一篇:安徒生童话,故事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