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彩票 > 蚂蚁彩票官网 > 傅雷家书,不老歌神张学友带给我的触动

原标题:傅雷家书,不老歌神张学友带给我的触动

浏览次数:53 时间:2019-10-09

  今年春节假期中来客特别多,有些已四五年不见面了,雷伯伯也从芜湖间中(他于五八年调往安徽皖南大学),听了你最近的唱片,说你的萧邦确有特点,诗意极浓。近于李白的味道,此话与你数年来的感受不谋而合 可见真有艺术家心灵的人总是一拍即合的。雷伯伯远在内地,很少接触音乐的机会,他的提琴亦放弃多年,可是一听到好东西马上会感受。想你听了也高兴。他是你的开蒙钢琴老师,亦是第一个赏识你的人(五二年你在兰心演出半场,他事后特意来信,称道你沉浸在音乐内的忘我境界,国内未有前例),至今也仍然是你的知己。

图片 1

雨水打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发出“噼啪”的微响。留下一个椭圆的水痕。不等这个水痕散开去,又有一个椭圆叠上来。椭圆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玻璃就会有一道道的水痕滑下去,滑下去…… 母亲的妆台就在窗下。我听说她极爱雨。她的容貌我记不清了,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她的照片。但是很多长辈都说我长得像她,所以我常常照镜子。我长得很漂亮,但,仅止于漂亮,而这漂亮也只是因为我有一个极美丽的母亲。所有的人都说我母亲不是漂亮,是美丽。雷伯伯提到我妈妈时就对我说:“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懂么?” 我不认为他会夸张,因为随便向世交好友打听,对方多半会赞溢言表,“三公子夫人?美人啊,真正的美人……” 哦,我忘了说明,三公子是我父亲年轻时的花名,他会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他也会冲冠一怒惊诸侯。我听过好多他的传奇,可是我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讲过他和母亲的故事,他自己也不提。我可不认为是因为太平淡,正相反,一个像母亲那样的美人,一个像父亲那样的人物,怎么会没有一个轰轰烈烈的传奇?我不信!世伯们都说我外表像母亲,可是性格酷似父亲。我承认,我的性子浮躁,极易动怒,像极了急性子的父亲。每次我一提到母亲,父亲不是大发雷霆就是转身走开,这更让我确定这中间有一个秘密的故事,我渴望揭开这个谜,我一直在寻找、在探求。我不相信没有只言片语来证明这个故事。 那是个雨意缠绵的黄昏,我在大书房里找书。坐在梯顶翻看那些线装古籍,无意中打开一卷,却有张薄薄的纸片掉了下来,像只轻巧的蝴蝶,滑落于地。我本以为是书签,拾起来才发觉竟是张素笺,上面只有寥寥数语: “牧兰:原谅我不能去见你了。上次我们会面之后,他大发雷霆,那情景真是可怕极了。他不相信我,他说他再也不相信我,我真是要绝望了。”笺上笔迹细致柔弱,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笔迹。我站在那里发呆,半晌才翻过那本书来看,那是《宋词》中的一卷,夹着素笺的那一页,是无名氏的《九张机》。“八张机,回文知是阿谁诗?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厌厌无语,不忍更寻思。”在这阕词旁,是那柔弱的笔迹,批了一行小字:“不忍更寻思。千金纵买相如赋,哪得回顾?”我迟疑着想,这字迹不是奶奶的,亦不是两位姑姑的,那么,会是谁写的?谁会在书房里的藏书上写字?难道是母亲? 我有父亲说干就干的脾气,立刻从这个牧兰着手调查。我打电话给雷伯伯,他一听到我的声音就笑了,“大小姐,这次又是什么事?不要像上次一样,又替你找失去联络的同学。” 我笑着说:“雷伯伯,这次还是要麻烦你替我找一个人。” 雷伯伯只叹气,“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躲着不见你?待老夫去揪他出来,给大小姐赔罪!” 我被他逗笑了,“雷伯伯,这回比较麻烦,我只知道她叫牧兰,是姓牧叫兰还是叫牧兰我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她多大年纪,更不知道她的样子,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雷伯伯,拜托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找出来。” 雷伯伯却不做声了,他沉寂了良久,忽然问我:“你为什么要找她,你父亲知道吗?” 我敏锐地觉察出他话中的警惕,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阻碍,父亲设置的阻碍?我问:“这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雷伯伯又沉默了好久,才说:“囡囡,牧兰死了,早就死了,那部车上……她也在。” 我呆掉了,傻掉了,怔怔地问:“她也在那车上……她和妈妈一起……” 雷伯伯答:“是的,她是你母亲的好友,那天她陪着你母亲。” 惟一的线索又断了,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挂断电话的,我只怔怔地坐在那里发呆。她死了?和母亲一起遇难?她是母亲的好朋友,那天她凑巧陪着母亲…… 我在那里一定呆了很久,因为连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天什么时候黑的我都不知道,还是阿珠来叫我吃饭,我才如梦初醒,匆匆地下楼到餐厅去。 来了几位客人,其中还有雷伯伯,他们陪父亲坐在客厅里说话,十分的热闹。父亲今天去埔门阅过兵,所以一身的戎装。父亲着戎装时极英武,比他穿西服时英姿焕发,即使他现在老了,两鬓已经略染灰白,可是仍有一种凌厉的气势。 父亲的目光老是那样冷淡,开门见山地说:“刚刚你雷伯伯说,你向他打听牧兰。”被出卖得如此之快是意料之中的事,我瞧了雷伯伯一眼,他向我无可奈何地笑了一笑。我想找个借口,可是没有找到,于是我坦然望着父亲,“我听人说她是母亲的好朋友,就想打听一下,谁知雷伯伯说她死了。” 父亲用他犀利的眼神盯着我,足足有十秒钟,我大气也不敢出。 终于,他说:“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老拿些无聊的事去烦你的伯伯们,他们都是办大事的人,听到没有?” 我“嗯”了一声,雷伯伯赶紧给我打岔解围,“先生,青湖那边的房子我去看过了,要修葺的地方不少。恐怕得加紧动工,雨季一来就麻烦了。” 父亲说:“哦,交给小许去办吧。我们先吃饭去。”他转身向餐厅走去,我才向雷伯伯扮了个鬼脸。雷伯伯微笑,“猫儿一走,小耗子又要造反了?”我扬了扬眉,其他的几个伯伯都无声地笑了起来。我跟着雷伯伯走到餐厅里去,厨房已经开始上前菜了。 吃饭的时候父亲和伯伯们一直在说他们的事,我闷头吃我的饭。父亲的心情看起来不太好,不过我习惯了,他成年累月地总是坏心情,很少看见他笑,和爷爷当年一样。爷爷就总是心事重重——打电话、发脾气、骂人…… 可是爷爷很喜欢我。我襁褓之中就被交给祖母抚养,在双桥官邸长大。爷爷每次拍桌子骂人,那些垂头丧气的叔叔伯伯们总会想法子把我抱进书房去,爷爷看到了我,就会牵着我去花园里散步,带我去看他种的兰花。 等我稍大一点儿,爷爷的脾气就更不好了,但每次见了我,他还是很高兴的,放下手边的事,叫人去拿朱古力给我吃,叫我背诗给他听。有时候,他也带我出去玩。风景河的青湖官邸、海边的枫港官邸、瑞穗官邸,都是他常常带我去的地方。他对我的疼爱和奶奶的不一样。奶奶疼我,是教训我礼仪,请老师教我学琴、念书。爷爷疼我,是一种完全的溺爱,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什么。有一次他睡午觉,我偷偷地溜了进去,站在椅子上拿到了他书桌上的毛笔,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王”字。他醒了之后,大大地发了一顿脾气,还把侍从室主任叫去狠狠地骂了一顿,又叫人把我带到书房里去。我以为他会打我,所以我放声大哭,哪知道他并没有责备我,反而叫人拿了朱古力来哄我。那个时候我正在换牙,奶奶不许我吃糖,所以我立刻破涕而笑了,因为我知道,只要是爷爷给我的,谁也不敢不许我吃,包括奶奶。我说:“当爷爷真好,谁都怕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爷爷哈哈大笑,抱起我亲我,叫我“傻囡囡”。 可是在我六岁那年,爷爷就得了重病。他病得很厉害,大家不得不把他送到医院去,家里乱得像到了世界末日。奶奶和姑姑们都在哭,我天天被保姆带到病房里去看爷爷,就是在爷爷的病房里,我懂事后第一次见到了父亲。 他刚刚从国外赶回来,奶奶让我叫他父亲。我像个闷嘴葫芦一样不开口,父亲打量着我,皱着眉,说:“怎么长这么高?” 奶奶说:“六岁了呢,当然有这么高了。” 父亲不喜欢我,从这一面我就知道。后来爷爷过世了,我被送回父亲身边。他不再出国了,可是我还是很少看到他,他很忙,天天都不回家,回家我也见不着他…… 第二年他就又结了婚,我本能地反感这件事。我耍赖不去参加他的婚礼,他恼火极了,第一次打了我,把我揪在他膝上打屁股。就为这一次挨打,我和她的仇就结大了。 我想她一开始是想讨好我的,给我买了好多玩具和新衣服。我把玩具和衣服都从窗子里扔了出去,还偷偷跑到她的房里去,把她的漂亮旗袍统统用剪刀剪烂。她生气地告诉了父亲,结果就是我又挨了打。 我还记得当时的情形,我站在房间中央,一滴眼泪也没有掉,我昂着头,脊背挺得直直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口齿清楚地咒骂她:“你这个巫婆!你这个坏皇后!我的母亲会在天上看着你的!你会被雷劈死的!” 她气坏了,父亲脸色也变了,从那以后,父亲就很少管我和她的纠纷了。到后来父亲和她闹翻了,老是和她反着来,反而总是偏袒我了。 可是父亲到底是不喜欢我,每次和我说不了三句话就要动气。像今天晚上他的心情不是太好,我就装哑巴不插嘴。吃过饭后他和伯伯们坐在小客厅里喝茶闲聊,汪伯伯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说:“先生,今天有件趣事呢。” 父亲问:“什么趣事?” 他说:“今天第二舰队的晋衔名册送上来了,他们在草审,看到一个人的照片,吓了一跳。恰巧我过去了,他们拉住我叫我看,我看了也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们谁开玩笑,把您年轻时的旧照片混在里头和我们闹着玩呢——我是您的侍从官出身,那照片和您年轻时的样子真是神似极了。” 李伯伯笑道:“会那么像?我有点儿不信。” 汪伯伯说:“几个人都说像,只有继来一个人说不像,拿过去看了半天,才说:‘哪一点儿像先生?我看倒是蛮像慕容沣先生。’大伙儿一下子全笑了。” 父亲也笑了,“只有继来爱抬扛,你说像我,他断断不会认同,非要和你唱对台戏不可,大约实在是很像,所以他也没法子否认,只好说不是像我,是像父亲——我可不是像父亲?” 伯伯们都笑了。陈伯伯说:“这世上巧事就是多,上回我们也是查资料,翻出一个人的照片来,个个看了都说像我。老何说:‘嗬!老陈,快点检讨一下年轻时的风流债,好好想想和人家令堂是不是旧相识,说不定老来还得一子呢。’足足笑话了三四天,才算放过我了。” 父亲心情渐好起来,他故作沉吟,“哦?那我现在岂不也该回忆一下,是不是认得人家令堂?”伯伯们都笑起来,我也低着头偷偷地笑。汪伯伯随口道:“先生要是真认识人家令堂,可要对我透个风。我要抢先拍太子爷的马屁去——这回他是中尉升上尉——我可要告诉他们:‘还升什么上尉?把表拿过来,我给他填上个上将得了!’” 父亲大笑,说:“胡闹!” 汪伯伯翻着他的公文包,笑着说:“人家的档案我都带来了,给您瞧瞧。”他拿出份卷宗,双手拿给父亲,“您看看,是不是很像?” 父亲的眼睛有些老花,拿得远远的才看得清楚,我乘机也转脸去瞧,别说父亲,我都是一怔。家里有不少父亲年轻时的照片,这一张如果混在其中,我打赌连小姑姑一眼都分不出来。他有着和父亲一模一样的浓浓的眉头,深凹进去的炯炯有神的眼睛,那个挺直的鼻梁,是慕容家的人的标志,连我这个外貌上完全遗传自母亲的人,也在鼻子上像足了父亲。 如果非常仔细地看,区别只是他的唇和父亲不是很像,父亲的嘴唇很薄,他的稍稍浑厚,还有,父亲是方脸,他也是,可是下巴比父亲尖一些,不过——他真是个漂亮的年轻人! 父亲真的也吃了一惊,半晌才说:“是像!确实像。”他细细打量着,端详着,“我像他这年纪的时候,也是在军中,只不过那时候军装还是老样子,他要是穿上了那老式军装,那才像极了呢!” 雷伯伯笑着说:“您在军中时比他的军衔高——我记得最后一次晋衔是准将。” 父亲问:“这个人多大了?” 汪伯伯说:“二十三岁。去年从美国的NAVALWARCOLLEGE回来的。” 父亲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我们当年哪里升得了这么快。我算是走偏门了,十年里升了六级,人家还不知道说了多少闲话。”说着随手就将卷宗翻过一页,吃力地看了看上头的小字,“唔,七月七日生……” 父亲合上了卷宗还给汪伯伯。汪伯伯还在说笑话:“完了,看样子没戏了。我还指望先生真认识人家令堂呢。” 父亲笑了一下。伯伯们又说笑起来,又讲了许多别的事情来博父亲开心。父亲今天晚上心情出奇的不错,听着他们东扯西拉,还时不时问上一两句。他们谈了许久,一直到我困得想睡觉了,他们才告辞。父亲站起来送他们,他们连声地道:“不敢。”父亲就停了步,看着他们鱼贯而出。我困了,想和父亲道晚安好上楼睡觉去,就在这时,父亲却叫住了走在最后的雷伯伯,“少功,我有事和你说。” 我听见父亲这样叫雷伯伯就觉得好笑。雷伯伯是他的侍从官出身,所以他叫惯了他的名字,雷伯伯今日位高权重,两鬓也斑白了,可是父亲一叫他,他就很自然地条件反射般挺直了身子,“是。” 依旧是侍从官的那种唯唯诺诺的口气,我更觉得好笑了。鬼使神差一般,我留在了拐角的墙后,想等他们说完话后再去和父亲说晚安。 父亲却是长久地缄默着。我心里奇怪,他不是有事和雷伯伯说么? 雷伯伯却开了口,他的声音虽然很低,可是我还是听得见——“先生……这样巧……怎么就是七月七日的生日?” 我的心怦怦直跳。他在说什么?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父亲还是没出声。雷伯伯说:“要不我叫人去查一下。” 我的心跳得像打鼓一样。哦!他们在说什么?! 父亲终于说话了,“那个孩子……不是三岁就死了吗?” 雷伯伯说:“是的。是我亲自守在旁边看着他……” 我的耳中一片嗡嗡响,仿佛有一个空军中队的飞机在降落,呼啸的巨响令我眼前一片发花。我从牙齿缝里一丝一丝地吸着凉气。哦!天!我到底听见了什么?一个秘密?!是个惊天动地的秘密!是个埋藏了多年的秘密!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我已经错过了好几句话没听见了,我只听到雷伯伯不断地在应着:“是!是!……” 我竭力地定下神来,听见父亲轻声地叹了口气,我听见他说:“真是像,尤其是那尖尖的下巴,和他母亲长得一样……” 我用力地咬着自己的手掌,竭力阻止自己喘息。天!父亲真的有一个“旧识”!天!那个漂亮的上尉军官真的可能是父亲的儿子! 雷伯伯说:“您放心,我马上派人去查。” 父亲的声音竟然是痛楚的,“当年他的母亲……” 天! 他那个旧识是谁? 一个又一个的炸雷在我头上滚过。我头晕目眩,我被这个秘密完全惊骇了! 雷伯伯在劝他:“您不要想太多了。我这就去查。” 雷伯伯告辞走了,我蹑手蹑脚地走向楼梯,一口气狂奔回我的房间,倒在床上! 哦!天!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秘密?!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 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辗转反侧了一夜,做了一夜的噩梦。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汗湿了我的睡衣。等我从噩梦里醒过来,天早就亮了。我起床去洗澡。热水喷在我身上、脸上,令我清醒,令我坚定。我对自己说:“我要去做点儿什么!我一定要去做点儿什么!他们去追查了,我也要去追查我想知道的真相!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二 我说干就干。我洗了澡出来,换了一套出门的衣服,告诉梁主任我要去穆爷爷家里玩,他丝毫没有疑心,派了车和人送我出门。穆爷爷的孙子穆释扬是我从小的玩伴,也是个很有办法的人,我见到他,就悄悄告诉他:“我想去府河玩。” 他说:“好啊,我陪你去。”我暗暗指了指不远处的侍从们,小声地嘀咕:“我不要带尾巴。”他笑了。这种事我们两个也干过几次,甩掉了侍从官溜出去吃宵夜什么的。他是雷伯伯的外甥,而雷伯伯又是侍从室的顶头上司,再加上父亲又很喜欢穆释扬,所以侍从室总是替我们担待了下来,只要我们不是太出格,他们就睁只眼闭只眼,只当不知道。 他说:“我有办法。” 他真的有办法,他告诉侍从们我们要去二楼他的房间下棋,然后拉着我上楼去,吩咐用人该怎样应付侍从们后来的盘问。接着我们从用人用的小楼梯下来,再穿过花园溜到车库里,他亲自开了他那部越野吉普车,带着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穆家大门。 自由的空气万岁!我真想大声地叫出来。我们顺着公路长驱直下,一路畅行无阻。花了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府河。他正要把车开进市区,我说:“我要去万山。”他怔了一下,说:“去万山?太晚了,我怕今天赶不回去。” 我说:“我就要去万山!” 他说:“不行。今天回不去的话我会被爷爷骂死的。” 我说:“如果你不带我去,我就一辈子不理你!我说到做到!” 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他会答应的。果然,他沮丧地说:“好吧,算你狠。” 我们又顺着公路继续走,终于到达了万山。他问我:“你要去万山的什么地方?” 我说:“第二舰队基地。” 他吓了一大跳,扭过头来看我,“你去那里干什么?” “你别管!” 他说:“你进不了基地的。那是军事禁区,闲人免进。” 我从手袋里取出特别通行证扬了扬,“有这个我连双桥官邸都能进去,它不会比双桥官邸的安全级别还要高吧。” 他瞪着我,像瞧一个怪物,最后他说:“你真是无所事事!”然后他就掉转了车头,我急得大叫:“你做什么?” 他说:“带你回乌池!我看你简直是在头脑发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一字一句地说:“我没有头脑发热,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你不愿陪我的话,你就一个人回去好了。” 他嗤之以鼻,“你一个人跑到军事基地去做什么?我不把你立刻押回去的话,我才是头脑发热呢!” 我说:“你要是现在把我押回去,我就真的一辈子不睬你了!” 他打量着我,估摸着我话里的坚定性有多少。我逼视着他,他终于投降了,嘀咕说:“爷爷非剥了我的皮不可……还有舅舅。天哪!” 我说:“我会帮你说情的。” 他斜睨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言不由衷地说:“那我先谢谢了。” 我们再一次转过车头,由于不知道路,我们边问边走,一直到天快黑了,才到了基地外头。黄昏中的军港真是美极了。隔着铁丝网的栅栏看进去,漫天都是玫瑰紫的晚霞,颜色越近天边越浓——在海天交接的地方,就成了凝重的黑红色,隐隐地泛着一层紫纱,海水也蓝得发紫,海浪的弧线均匀而优美。在那新月形的海湾里,静静地泊着整齐的军舰,一艘接一艘,像一群熟睡了的孩子。 穆释扬和大门的岗哨在交涉。他一向有办法,我知道的。他拿出了他和我的通行证,岗哨终于放行了。他将车开进基地,转过脸问我:“现在你总应该告诉我你想做什么了吧。” 我说:“我下车,你回去。” 他一脚踩下刹车,要不是系着安全带,我的头准会撞到车顶篷上。我瞪着他,“你怎么开车的?”他说:“你准是疯了!我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然后回去,那我也准是疯了。” 我撇撇嘴,“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说:“你要是想单独留下来,我发誓,我立刻拖也要把你拖回去!就算你连下辈子都不理我,我也要把你弄回乌池去!” 我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呆了一下,说:“好吧。我要去找人。你要跟着就跟着吧。”他问:“你要找什么人?”我苦恼地说:“难的就在这儿,我不知道。” 他又像瞧一个怪物一样瞧着我了,他慢吞吞地说:“人家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你却是越变越像怪物!”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我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可是我知道他今年二十三岁,是个上尉军官,生日是七月七日,长得……”我咽下一口口水,“长得很好看!” “好看?”他若有所思,“你见过他?” “没有。”我坦白,“我只在父亲那里见过他的照片。” 他陷入了沉思中,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你对他的照片一见钟情,所以跑来想见见他本人!”他自以为是地下结论,“幼稚的小女生!”我要向他翻白眼了。我说:“是!你真是聪明,连这个都猜得到!”我故意地嘲讽他:“不过这次你猜错了。那照片可是父亲拿来给我看的,他要替我相亲呢!” 他哈哈大笑,“相亲?你相亲?你今年才多大?丫头,撒谎多少也要合理才能骗得人相信。”我振振有词地说:“怎么不合理了?我大姑姑十九岁出嫁,我小姑姑十八岁。我奶奶嫁给我爷爷时就更年轻了,只有十七岁。我们家的女生都是早早结婚的。我今年也十七了,父亲为什么就不能替我相亲?” 他无话可说了,过了半天才问:“那个上尉……好看?” 我头一扬说:“那当然,比我见过的所有男生都好看。”他很不以为然地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说:“算你说得对吧。”我推开车门下车,他连忙也跟下来。海风真大,吹得我的头发都乱了。我咬着嘴唇,说:“可是该怎么去找一个无名无姓的人呢?” 他又用那种斜睨的目光看我,说:“求我呀,求我我就想办法去找你的心上人。” 我爽快地说:“好,我求你。”他倒不防我这么一手,怔了一下,才说:“给我点时间想办法。”我故意冷嘲热讽,“自以为是。哈哈!这次没法子了吧!”他被激怒了,“谁说我没法子了?!” 他说有办法就真的有办法,他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告诉我:“走吧!第二舰队只有一个人是七月七日出生的,他的名字叫卓正,住在仁区丁号楼207室。” 我欢喜雀跃,说:“穆释扬,你真是个大大的好人!”他耸了耸肩,环顾四周:“仁区……应该是在那边吧……” 我们寻到了仁区,寻到了丁号楼,上了二楼。我们站在了207室的门口。我的心怦怦地跳,呼吸急促,我抓住穆释扬的手,有点怯意了。他冲我笑,“你怕什么?他不是长得很好看吗?”我瞪他,可是情绪也不知不觉地放松了。我说:“你帮我敲门好吗?” 他又耸耸肩,举手敲门。没有人应门。他又敲门,还是没有回应。 我失望极了,也拍了几下门。隔壁的门却开了,一位年轻的军官探出头来,“你们找卓正?”我问:“他不在吗?”他说:“他刚刚走开。”我失望地问:“他去哪儿了?”他打量了一下我们,问:“你们是……” 穆释扬将他的工作证取出来亮了一亮,“双桥官邸办公厅。”那军官诧异地问:“卓正出了什么事吗?”穆释扬说:“没有,只是一点儿公事找他聊聊。”他看了我一眼,故意说:“可是个好消息。” 那军官毫不犹豫地说:“刚才接到电话,叫他去见司令长官了。”我们向他道了谢下楼去。站在楼下,穆释扬瞧着我,问我:“我们是在这里等他,还是去找他?依我说,我们最好赶快回去,不然今天晚上赶不回乌池了。”我毫不迟疑地说:“当然要等。我一定要见一见他。” 他说:“我和你有十七年的交情了,可是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你总有一天会变成一个小怪物的!” 我懒得向他解释,也不愿向他解释。我们就坐在车上等。天色渐渐暗下来,天边的晚霞渐渐幻成黑色的丝绒大幕,一颗一颗的星星露出它们调皮的眼睛。穆释扬车上的电话响了,是侍从室打来的,他们惊慌失措,“穆先生,你是和大小姐在一块儿吗?” 他瞅了我一眼,说:“我当然和她在一起。”侍从们像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们仍是极度不安地问,“你们现在在哪里?”穆释扬打了个哈哈,说:“你们到现在才发现大小姐丢了?小心梁主任扣你们的薪水。”侍从们更松了一口气,以为我们躲起来和他们闹着玩,于是说:“穆先生,别吓我们了,大小姐该回家了。”我接过电话,对他们说:“来找我吧,找到了我就回家。”不等他们再说什么,就关上了电话。 穆释扬说:“我和他们都会被你害死的。” 我知道。如果午夜以后侍从们还找不到我们,绝对是天下大乱。我其实心里也怕极了,却胡乱地安慰他:“没什么,大不了雷伯伯臭骂你,父亲臭骂我一顿。”他说:“我没这么乐观,我看——我的半条命都会没了。” 我胡乱地说:“有我陪葬呢。再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哈哈大笑,打量着我,讽刺地说:“牡丹花下死倒罢了——我看你顶多只能算根狗尾巴草!”我白了他一眼,“你也只配在狗尾巴草下死!”我们争吵着,其实是在互相安慰。天渐渐黑透了,可是那个卓正仍旧渺无踪影。我有些着急起来,穆释扬看透了我的心思,他也想尽早遂了我的意好回乌池去,于是问:“要不要去找他?”我问:“怎么找?”穆释扬说:“我们直接去见范司令,说不定卓正就在他那里,即使不在,叫他出面一定可以马上找到。” 我叫起来,“不行!那个范司令说不定见过我,而且,他一定认识你。假若他知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一定会将我们两个押解回去。”穆释扬道:“他认识我没多大关系,至于你,他一定只跟你打过一两次照面,咱们去找他,他不一定能认出你来。趁现在侍从室还没弄得举世皆知,我们速战速决。” 这样老等下去确实也不是办法,我同意了。我们刚刚踏上台阶,就遇上一位年轻军官和我们擦肩而过,穆释扬一眼看到他的肩章,脱口叫了一声:“卓正。”那人果然回过头来,疑惑地望着我们两个。我的心跳得又快又急。太熟悉的眼睛了!父亲的眼睛!虽然目光不同,虽然年龄不同,可是它们是一样的。穆释扬也呆了一下,不过他反应极快地就问:“请问你是卓正?”那人扬了扬眉。天哪!连这个表示疑惑的小动作也和父亲一模一样。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听到他说:“我是。”穆释扬又取出了他的工作证,“我们想和你谈谈。” 他瞥了那工作证一眼,说:“是有什么公干吗?”穆释扬却仿佛开始狐疑起来,说:“卓先生,我觉得你很面善,我们以前见过吗?”卓正笑起来,“很多人都说过我面善,我想我是长着一张大众脸。” 大众脸?不!根本不是!父亲的照片遍地都是,大家当然觉得你眼熟。穆释扬摇摇头,“不对!我一定见过你。”我想阻止他想下去,可是我找不着词来打断他。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有罢工的趋势。卓正却也在打量着我,他的神情也有些惊疑,他问我:“小姐,贵姓?” 我胡乱地答:“我姓穆。”穆释扬在微笑,我瞪了他一眼,就让他占点儿小便宜好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卓正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问:“两位有何公干?”穆释扬望着我。我张口结舌,不知要说什么。 最后,我问:“卓先生,你……你父母是做什么的?”穆释扬与卓正两个人都诧异地看着我,我知道我像个查户籍的。可是……我该怎么措辞?卓正虽然不解,但仍旧回答我说:“我是个孤儿,养母是小学教员。” 孤儿?我被弄糊涂了,“你是本姓卓吗?”他说:“那是我养母的姓氏。”我看着他肖似父亲的面庞,突然怯懦起来。我说:“谢谢你。”又对穆释扬说:“我们走吧。” 我的转变令穆释扬莫明其妙,我想他一定又在心里骂我是小怪物了。卓正也莫明其妙,他大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来公干的。他问穆释扬:“你还有什么事吗?”穆释扬仍在专注地想什么,听见他问,脱口就答:“是。”倒退了一步,这才反应过来。他的脸色一下子像见了鬼似的,他大约被自己吓着了,他迷惑地看着卓正,卓正也在迷惑地看着他。我赶紧拉他,“我们走吧。” 我拖着他很快告辞而去,一直到上了车,他还在大惑不解,“真奇怪!我是怎么了?活见鬼!这儿又不是办公厅,他又不是先生……”他突然一下子跳起来,“天!”他瞠目看我,我也看着他。 他的脸色铁青!他终于想出卓正为什么面熟了!我想他想到了!果然,他喃喃自语:“怪不得……怪不得我一见他就心跳加速,他一皱眉我就心虚,他一发问我就……”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我竟然……”说实话,刚刚看到卓正皱眉的样子,我也心里怦怦跳。他一板起脸来,酷似了父亲。 他问我:“这就是你说的长得很……好看?” 我点了点头。他长吁了口气,说:“上了你的恶当!”马上,他就想到了:“你来找他做什么?”他实在是太聪明了,一下子就猜中了,他的脸色大变:“他……他……” 我认识了他十七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张口结舌。他在我们家世交中是出了名的有风度、有见识,号称什么“乌池四公子”之首,他们家也是出了名的有气质,自恃为世家,讲究“泰山崩于前不色变”,可这会儿他竟然呆成了这样。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囡囡,你这次真的会害死我的。”牵涉到我家的私事中是极度不智的,尤其是这样一件私事。他显然是想起了我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分辩说:“我要一个人来找他,你偏要跟着我。” 他不说话,我想他是在生气。我有些害怕,说:“对不起。”他甩了一下头,已经和平时一样不慌不忙了。他摸了摸我的头发,说:“算了,反正已经来了。我们要商量一下,瞒天过海。”

今晚听了张杰友的演唱会,这是我人生中观看的第二场大型演唱会。听完后,真的感觉他的歌声给我的灵魂带来了深深的触动……

这次我是一个人听的,和上次的摇滚巨星演唱会不同。上次有朋友的陪伴,我们一起欢呼和呐喊,感受着摇滚乐的激情和魅力,双方都是无比快乐和兴奋。

而这次,前歌坛四大天王之一的张学友来了,虽然我是独自一人,虽然四周满是喧嚣,但我的灵魂却更安静了,静静地聆听和欣赏着他的每一首歌。

璀璨的灯光、绚丽的舞台、震撼的音效……每一首音乐都仿佛瞬间被激活,学友的声音仿佛穿透了耳膜,直击人心。

歌声带我穿越到了童年的时光……

从小听着学友的歌长大,因而他的歌总能唤起我儿时的回忆。那时,多亏了伯伯家的那台VCD,锻炼了我的音乐细胞,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伯伯播放VCD歌曲时,我会无比专注而认真地学习里面所有好听的歌曲,然后认真地模仿和跟唱。就算唱了好多遍也不会觉得疲惫和厌烦。那时我印象尤为深刻的歌手就是宋祖英和卓依婷,再然后就是张学友、张信哲、黄家驹、刘德华……因为爸爸妈妈那一辈的人们比较喜欢这几个歌手的歌,因此他们的歌我几乎都会唱。

虽然我没有亲身体会过他的每一首悲伤情歌里所描绘的故事,没有经历过如此刻骨铭心、缠绵悱恻的爱情。但是我能感受到的是他的歌曲对歌迷们的影响。他在演唱时,来到现场的许多情侣们纷纷跟着呼喊和歌唱,我仿佛可以听到,他们曾经经历的爱情就印刻在张学友那富有感染力和穿透力的歌声里。

演唱会带给我的,除了对过去回忆,还有对人生的思考。

上次偶然在一本书上看到:人生那么短,我们应该争取过有趣的人生,而所谓的有趣的一生,其实就是多去尝试自己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多去感受生命中波澜和美好,书中罗列了很多值得尝试的有趣的事情,比如:听一场演唱会,参加一次茶会、欣赏一场歌剧,品一场音乐会、看一场展览、看望福利院的孩子、体验一次极限运动……

人生中的每一次新的尝试,都能给我们的人生带来很多从未有过的启发,当我看到,那么多人即使下雨了也坚持在演唱会的会场听完他的每一首歌,同时,还在场下为他欢呼和尖叫。我能强烈地感受到,他的音乐曾经给无数人带来精神的慰藉和灵魂的栖息。歌声封锁了时光和记忆,他们的爱情在动情的歌词里生长,伴随着旋律的婉转,永垂不朽。

不得不说,音乐是有魔力的,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因为每当听到喜爱的音乐,我就会变得无比快乐,每一个脑细胞都开始变得活跃而兴奋,每当听到动感十足的音乐甚至会忍不住想为之起舞。

歌神张学友近今已经将近60,可他在舞台上却依旧激情满满,魅力四射,不适伴有活泼可爱的舞姿,虽然脸上已有浅浅的皱纹,但却不失英俊和潇洒。

于是我在想,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歌神对音乐如此痴爱,让他的唱功达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境界,至今依然可以连续唱38首歌都不怎么休息?

我想,答案也许在于音乐这一“生命中的惊奇存在”对于他个体的兴奋刺激,音乐,让他体验到了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在我们不断的去尝试“生命惊奇事物”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会铭记,让我们最受震撼、最兴奋不已的事情,那一件事,其实就是最能让我们坚持终生的事情,张学友找到了,并且将之做到了极致,在音乐艺术领域,影响了无数人,带给无数人温暖和感动……

对于原本平淡无奇的人生,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去尝试和发现更多值得体验的有趣的事,不断地体验和感受,让我们越来越认识自我与我们所生存的世界,从而让我们找到“生命惊奇”中最大的潜能触发点,引爆生命的无限潜能。

本文由蚂蚁彩票发布于蚂蚁彩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傅雷家书,不老歌神张学友带给我的触动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